您的位置: 鄂尔多斯信息网 > 时尚

至尊透视眼 第624章 一无所获

发布时间:2019-10-12 21:38:55

至尊透视眼 第624章 一无所获

重新回到西南,韩博那帮人依然在那边监视着。

苏哲这些日子在昆城同时留意着国内大小,没有发现有重大的毒品交易被抓获,至于持枪械抢劫的犯罪事件同样没有。

自从那天过去大峡谷那边发现那个工地,后来韩博安排人手夜里在潜伏。可是没再看到关于有连夜开工的人。

观察几天后,韩博让周志研带人下河底里捞寻,看看在苏哲捡到青铜镜的位置还能不能有发现。

几个水性娴熟的人在底下捞了一天,没任何收获,韩博才放弃宝藏这个,重新将精力放到军火和毒品交易的事情上。

苏哲回去几天,韩博知道苏兆明去世的事情,不敢催他过来。幸好这段时间,风平浪静他们能够对付得过来。

苏哲回来,对韩博来说如虎添翼。

“事情都办妥了?”韩博问道。

苏哲点点头,“近来有没有任何发现?”

韩博摇摇头,“谭福那帮人不亏是跟着疯狗祥这么多年,能够成为心腹,疯狗祥的狡猾和谨慎完全学全。自从我们上次在火车站发现那帮人军火交易,这阵子没有任何动静。就连你在回去前在大峡谷发现有几伙人过来,后面都没有踪影。”

苏哲沉吟道:“如果是这样,我们留在这边应该没什么用吧。”

“唔。”韩博摇头,“虽然没有发现谭福的踪影,这阵子里面的眼线来过几条线索。只是前后几条我们都扑空,谭福故意引我们过去,混淆我们的视线。本来想撤的,但假消息既然还在这边境散拨,极有可能谭福准备要进行的交易依然是在西南。”

这个分析不是没道理,苏哲才刚到,之前十多天的情况不了解,不知道谭福放出的烟雾弹当时韩博怎么处理。

“要是谭福一直不出现进行交易,我们这样空等不是办法。主要一点,敌在暗我在明。看似是我们在暗处,实际上我们在监视着他们,谭福早就派人盯上我们了。”

苏哲想了想接着说道,“韩局,我有一个想法,不知可不可行。”

“什么计划?”

“既然谭福会放烟雾弹,我们何不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谭福现在顾忌的就是我们在西南的存在,如果是数额巨大的毒品交易,他们想要运到别人的地方。在现今警方打击黄赌毒的力量这么大,不会轻易冒险前行。”

“疯狗祥如此谨慎的人,上次毒品交易失败,第二次不会简简单单就进行交易。像疯狗祥这种人,连真面目都没几个人知道,他应该是那种宁愿少赚一个亿,也不会轻易涉险。”

“我觉得要不我们也放出消息先撤退,暗中盯梢。这时候我们不要将目标放在谭福的身上,而是放在买家身上。”

韩博看了一眼苏哲,“买家?可是我们连买家是谁都不知道,想要盯着他们,这个难度很高。”

做为国家精英人才,韩博相信他底下人员的实力,只是没有任何一点线索,他们很难入手。

韩博与苏哲相处几天,就算不能完全看透他,至少有点限解。既然他这样提出来,应该有线索。没有再说话,等着苏哲开口。

苏哲正在思索着要怎么开口跟韩博说才能够让他相信接下来要说的话,毕竟有些事情无法与他想象的情况发展。

一分钟后,苏哲开声道:“其实这次同意跟你们过来参与行动,并不是因为我有多少爱国之心,而是因为吴教练的缘故。”

韩博知道苏哲口中的吴教练指的是吴用,当初他就是以这个引苏哲进来。

“吴教练出事前,他一直在查着关于疯狗祥这个大毒枭。他手中掌握多少证据,因为出事太突然,不是很清楚他有没有跟上面的人交待。”

顿了下苏哲继续说道,“吴教练那时后除了查疯狗祥,还在查一个买家,而这个人是东陵的雷军。”

“雷军?”

这个名字一说出来饶是韩博任何大风浪的人,脸上都忍不住闪过惊讶。

站在身后的周志研脸上的惊讶表情同样掩饰不住,这个名字任何人都不会让他们与毒品这两字联系起来。

韩博沉吟道:“确认?”

“无法确认。但是你们要是有印象,去年在西南曾经发生过毒品进村交易,然后屠村那次性质恶劣的事情,那我就可以简明扼要说一遍。”

苏哲没等韩博接话,从他脸上的表情猜到他并不清楚自己指的是哪件事。

“那次同样是疯狗祥进行的一次大交易,那次的交易了正好我到那边找人碰上,并且破坏掉。当时你知道我看到谁?”

“雷军?”

苏哲摇头,“雷天。知道雷军相信都不会对雷天陌生,不知是不是雷军太过于优秀,导致他弟弟雷天完全是个纨绔子弟。平时只会欺软怕硬,不过我对他可是熟悉得很,毕竟我们之间有过节,他早就想把我至之死地。上次要是让他发现是我破坏他们的交易,恐怕早就容不得我活到现在。”

“当然,我也不是那么容易就死掉的。”

苏哲说这话显得很自信,韩博对此没有任何怀疑。

如果苏哲这么容易就死掉,谭子文就不会因为他现在关进牢里等候审判。

雷军这号人物在东陵省是响当当的,韩博不可能不知道。就算不知道雷军,也该听过他父亲雷副省长。

如果刚才的话不是苏哲说的,韩博确实不会去相信,哪怕是现在他同样保持怀疑。雷军可谓是商界上的皎皎人物,不说做犯法的事情,单凭他公开的正单生意,很多人哪怕打几辈子工都赚不了那么多。

很难去相信,一个说夸张点一分钟上下几百万的人,会选择犯毒。

但金钱往往会让很多人抵达不住诱惑,这样想着,又觉得可情可理。

“我不敢确定这次疯狗祥的交易是不是与雷军,眼下没办法有更进一步的突破。要是疯狗祥一天不进行交易,我们一直在这里干等没用。既耗人力财力,又浪费时间。既然疯狗祥那边没法突破,试下雷军这条线。”

“吴教练出事前一直跟着这条线,哪怕这次疯狗祥不是跟雷军交易,至少有一点可以证明雷军从事着毒品犯罪的活动

。只是他这人的谨慎程度不会比疯狂祥低,至今没能抓住证据将他缉捕归案。上次的交易派雷天出马,涉及的毒品交易一定不少。恐怕他也没想到,我恰巧会参与其中,搅了局。”

韩博想了想说道:“当初吴队参与雷军的行动,属于他的那个部门应该会一直在盯着。这件事得从头计议,不然我们这样贸然行动,不知会不会其他部门的部署。”

顿了下,韩博接着道,“要不这样,晚上我跟上面的联系一下,大家商量过后再做出进一步的行动。”

事到如今,唯有这样安排。

在这边守株待兔十多天,期间还让人耍了几次,足以说明他们的行动是暴露了。再持续下去,不会有任何收获。

韩博离开后,周志研留了下来。

苏哲知道他有话要说,等着他开口。

大家沉默几分钟,周志研先开口道:“有件事我需要你帮忙?”

“关于周志晖的事?”

周志研点点头:“上次的古董造假,谭子文和彭泽山招认,而且鉴真斋那批古董,有一部分是我放进去陷害他的。不管我对周家有多大仇恨,经过一年多的沉淀,早就放下了。”

苏哲不紧不慢道:“事情真相大白,周志晖的情况你找点关系都可以解决,没必要找我帮忙。”

周志研要找他帮忙的事情,除了这件事,苏哲想不出其它的事情。在与诸葛兰腾的竞争当中,周志晖确实是用了不择手段。如今押关一年多,只要不是因为贩卖古董的情况,罪刑不会很重。

等到判下来,除去这个再减去那个,很快就可以出来。

“这件事我不方便出面?”

“怕周敦德?还是怕周志晖不领情?”

周志研不说话。

苏哲说道:“你应该清楚我的性格,我这人向来是有利益就会去占一份。就像这次一样,有着个人原因,还有一点是因为有一个特工的身份,我日后做事都方便很多。”

包括杀人。

这话苏哲没有说出来,他又不是杀人狂魔,嗜血成性。有着特工的身份,就像合法的刽子手一样,遇到看不顺眼的就见一个杀一个。

周志研沉吟问道:“那你想要什么利益?”

苏哲冷笑道:“那要看你能给什么。我不缺钱,也不缺女人。我手头算有几个钱,长得同样不差,没钱可以自己赚,没女人自己追。所以,你要我帮忙,至少你得说出一个能够让我心动的交易才行。如果没有,周志晖的事情你自己处理。反正人是你陷害进去,救出来同样是你的事。”

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效果怎么样
沈阳脑康中医院在线
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收费怎么样
沈阳脑康中医院在线问答
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在国内怎么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