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鄂尔多斯信息网 > 时尚

那位开国大将文革后被某大人物一席话气得半

发布时间:2019-10-09 19:22:22

那位开国大将文革后被某大人物一席话气得半身不遂?

1980年4月25日。北京五棵松。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南楼高干病房。谭政病榻。北京的四月,阳光明媚,微风阵阵,万木逢春。座落在五棵松地界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即301医院南楼高干病房,亭台楼阁,平顶白墙,远远望去,显得十分威武壮观。院内丁香株株,松柏参天,花草遍布,气息幽幽,这是一个闹中炔,治病疗养的好去处。这里有一个经历坎坷、阅历非凡的特殊病人,他就是年已七旬的共和国大将军谭政。

与谭政同住三层治病疗养的,还有毛泽东的前妻贺子珍、身经百战的将军韩先楚和越南领导人黄文欢等。谭政入院后,经医生、专家会诊,确诊为 脑血栓 病,需住院长期治疗。此次谭政住院,既是林彪长期政治迫害、身心摧残所造成的直接恶果的继续,又是这种迫害的余毒对谭政的再次刺激而直接引发。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有一天,一个地位相当高的人来谭政家里看望谭政,并对谭政说: 谭主任,你在延安作的那个政治工作报告,不能算作你的着作吧! 谭政没有吱声,但心中怒气油然而生。碍于情面,他并未发火。这个在林彪整他时玩弄的老把戏,谭政早已领教了。他当初不认这个帐,后来不认这个帐,今天他更不认这个帐。几天过后,有关方面给谭政送来的全军政治工作会议文件中,有一个附件,就是当初在西北局高干会议上谭政作的那个《关于军队政治工作的报告》。但这次报告的署名,处理得很滑稽,既未署谭政的名字,也未署毛泽东的名字,而是署了 留守兵团政治部 机关的名字。谭政看后,真是哭笑不得: 留守兵团政治部怎么作报告?这岂不是天大的笑话!

谭政心中很生气地对秘书说。秘书只能安慰谭政说: 可能是他们又搞错了!

谭政接着激动他说: 历史总会是真实的、总有一天会有人说公道话的!

这种突如其来的意外打击,使谭政刚刚恢复的身心,无形之中又受到了一次剧烈的震痛。几天之后,问题出现了。一天中午,公务员打了一盆洗脸水,准备给正在医院查体的谭政同志擦脸。公务员叫一声: 谭老! 谭政没有反应。又叫一声: 谭老! 谭政仍没反应。公务员觉察到谭政的身体可能出问题了。他叫来了护士、医生。谭政醒来后,发现他左侧身体已不能动,并影响右侧身体。语言失灵,吐字不清,很难听懂,但他心中还明白,用手写字,企图表达意思,但手脚都已不听使唤,划道拐弯已很困难。经医生、专家会诊结果,确诊为脑血栓导致半身不遂。静静的医院高干病房(后来又迁到新南楼即将军楼六层四床),外面是明媚的春光,里面是卧床的大将。

谭政己无法浏览那四季分明的都市景观,而长期弥留于白墙、白床、白衣护士之间,偶尔又在似梦非梦的迷朦中,回到那军旅生活的战场,回到了那童年儿时湖南老家的田园生活..谭政长达八年的病榻煎熬,就这样在昏昏沉沉中,悄然开始,在光怪陆离中,慢慢度过。他大小便失禁,秘书、护士们为他端尿端尿。他身背长满了褥疮,秘书、护士们为他翻身,擦洗,换药..

有一天,老秘书兴冲冲地来看他,坐在谭政的床边,从兜子里拿出一本书来,对谭政说: 谭老,这是党的权威部门的《党史参考资料》,里面收录了您在延安西北局高于会议上的那篇报告,并署了您的名字。

谭政没有听懂,他的听力已经越来越差了。

无奈,老秘书又赶紧把这件事写在纸上,让他看这个可喜的消息。尔后,又把《党史参考资料》收录了他那篇报告的书,及其书中所录谭政报告的 谭政 署名,指给他看。

谭政看懂了,明白了,完全明白了!他脸上现出了难得的微笑。

他的嘴动了动,说出了几个字。老秘书无法听清楚他说的是什么,但从口型上看,仿佛是说: 实事求是就好。

1986年6月13日,在家人和秘书们的陪伴下,谭政在医院的病榻上,度过了自己的八十寿辰。这一天,徐向前元帅给谭政大将发来了八十寿辰生日贺信。信中写道:

您对人民军队政治工作的建树,您对革命的功绩,是永不磨灭的。

谭政躺在床上,病室内坐满了家人与秘书。

谭政看着徐帅发来的祝贺他八十寿辰的贺信,心中荡起了无限的感慨与激情。回想这八十年不平凡的人生历程与戎马疆场的军旅生活,回想到林彪的迫害与党和人民对自己的信任、理解与支持,回想起这难熬的病榻生活及其对秘书和家人们的连累,回想起老帅们和同志们的关心,两行滚滚的热泪,情不自禁地从谭政的眼睛里流出,泪水穿过面颊,流过耳际,润湿了枕头

八十寿辰后两年,即1988年7月,谭政在病榻中,被授予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1988年11月6日凌晨2时5分,凛冽的北风不时呜咽着、呼啸着掠过古城,当拂晓已经来临的时候,当人们还在熟睡的时候,中华人民共和国大将谭政在弥留昏睡中,吐出入世间最后一口气,便悄悄地,没有打扰任何人,永远地告别了这个生他、养他的世界。共和国的一颗巨星殒落了。谭政大将的逝世,引起了全党全军广大干部、战士的极大悲痛。

有的写悼诗、挽联,有的写信、发电以表悼念之情。谭政逝世后,骨灰被安放在八宝山革命公墓。在党中央的授意下,1988年11月18日,《人民》第四版,几乎以一整版的显着位置,以大长方形黑框里面的大黑字醒目标题 深切怀念谭政同志 ,刊载了谭政同志在不同历史时期的四幅大型照片和他的生平介绍。上面两幅照片,一幅是1936年谭政同志在陕西保安(现为志丹县)红军大学学习时校园内所拍照的;一幅是1959年11月28日,朱德元帅、谭政大将等在北京长辛店坦克学校视察时所拍照的。下面两幅照片,一幅是1958年6月谭政同志会见四川省革命荣誉军人课余演出队时所拍照的;一幅是1945年8月28日,谭政等在延安机扯送毛泽东主席赴重庆同国民党进行和平谈判时所拍照的。《人民》还以新华社的名义,刊载了《谭政同志生平》。《生平》全文五千余字,对谭政大将的一生经历作了简要的介绍与高度的评价:

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党和军队的优秀领导人,杰出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军事家,我军卓越的政治工作领导人,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顾问谭政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于1988年11月6日凌晨2时5分,在北京逝世,终年八十二岁。谭政同志在六十余年的革命生涯中,历尽艰辛,百拆不挠,呕心沥血,鞠躬尽瘁,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和社会主义建设事业,建立了不朽功勋。他的逝世,是我党我军的重大损失。

谭政同志在漫长的革命岁月中,经历无数艰险,但他总是以高度的政治热情和革命乐观主义精神勇挑重担,开拓前进,表现了对党对人民的无限忠诚。他具有坚定的共产主义信念和高尚的品德修养,大公无私,敢于直言,严以律己,宽厚待人,功高不自傲,委屈能求全。他善于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联系群众,团结同志,作风民主,顾全大局。

他注重调查研究,坚持一切从实际出发,工作认真细致,善于总结经验,能够创造性地完成党所交付的各项重大任务。谭政同志功勋卓着、德高望重,把毕生精力献给了人民军队建设,献给了中国人民的革命事业。他的崇高品德和重大功绩将永远铭记在人们的心中。谭政同志永垂不朽!

是的,谭政大将的一生,功勋卓着,富有传奇色彩。他为缔造和建设人民共和国所铸就的风云业绩,将永远载亾

史册,铭刻在共和国的丰碑上,流芳百世。他的高尚的道德风范,伟大的人格力量,高超的领导艺术,忘我的奋斗精神,将永远启迪、激励、鼓舞、教育后来人!谭政大将与人民共和国同在。

聊城治疗白癫风医院
泰州治疗阳痿费用
赤峰治疗卵巢炎医院
聊城治疗白癜风方法
泰州治疗阳痿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